三赴外地寻人记
作者: 政治处 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25 11:26:42

有句成语叫“三顾茅庐”,如今,我院执行局的法官也执着地上演了一出三赴外地寻人的故事。只不过,这次法官要找的不是“诸葛亮”,而是一名被执行人。

    2017年3月,申请人章萍向口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,要求被执行人汪莉履行法院生效判决书确定的债务7.2万余元。之后,法官想办法同被执行人汪莉进行联系,并向她的身份证地址邮寄了执行通知书,但是汪莉的电话变成了空号,邮寄的执行通知书也被邮局退了回来,显示“原址查无此人”。

    这可怎么办呢?执行法官决定,到当地去走访寻人。于是,法官第一次来到了汪莉的老家,位于鄂北的某县城。根据法院掌握的线索,发现汪莉确实不在身份证上的地址居住。走访周边的居民和社区居委会,得到的消息是,汪莉早在几年前就离开当地去武汉做生意了。回到法院后,法官与章萍取得了联系,在得知法官第一趟空手而归后,章萍按照法官的要求,向法院提供了自己掌握的汪莉的财产线索。

    根据章萍提供的财产线索,法官第二次赶赴汪莉的老家。在当地走访调查期间,法官先后来到了当地的银行、车管所和房管局进行了查询,并将汪莉名下的银行账户、车辆进行了查封。根据查询结果,汪莉名下的银行账户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什么流水,余额也所剩无几。其名下的车辆是一台2010年购买的小轿车,现在也去向不明。返回武汉后,法官按规定将汪莉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对其限制出行和高消费行为。虽然此后,法官曾多次对汪莉的下落及其财产线索进行了查找,可惜都没有取得成效。2017年8月,法院终结了此次执行程序。

    时间转眼到了今年8月,随着人民法院攻坚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工作进入高潮,章萍又一次找到法官,反馈了一条线索。汪莉的父母还在老家居住,她每个月都会回家探望父母。得到这条线索后,法官第三次赶赴汪莉的老家,并顺利地找到了汪莉的父母。在汪莉父母家中,法官与汪莉的父母进行了交谈,了解到汪莉在前几年就离了婚,自己带着孩子生活,小孩目前在一所私立学校上学。当两位老人听说自己的女儿竟然在外欠债惹上了官司,十分激动,表示一定会让女儿跟法院联系。于是,法官留下了相关的执行法律文书和自己的联系方式,请两位老人转告汪莉,让她尽快与法院取得联系。

    9月11日上午,汪莉在同法官联系后,主动来到法院接受调查。在口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办公室里,法官对汪莉近年来的生活状况进行了询问。

    汪莉表示,她当初到武汉是做酒水生意的,从章萍的公司进过几批货,后来因为自己经营不善,生意做垮了,就换掉了手机号,货款也就一直拖着没有付。前年,自己又离了婚,独自带着小孩生活,平时的主要经济收入除了前夫支付给小孩的抚养费,就是自己偶尔打零工赚点钱。至于自己成了失信被执行人、被限制高消费的事情,她表示,这几年,自己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,没有外出过,消费方面也主要是现金,连支付宝都很少用,所以自己压根也不清楚上了黑名单。关于自己所欠的债务,她愿意尽自己所能来偿还,只是希望法院能够给她时间筹款。

    法官表示,由于汪莉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确定的义务,且其子女就读于私立学校,违反了限制消费令,法院将依法对汪莉实施司法拘留措施,同时将向其小孩就读的学习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,并要求学校将其子女转学至公办学校就读。

    当听完法官宣读的决定,汪莉一下子慌了神,她恳求法院不要让自己的孩子知道她欠债的事情,并且愿意立刻想办法筹钱。当天下午,汪莉的家人就将8.2万元现金送到了法院。之后,经过法官的调解,汪莉诚恳地向申请人赔礼道歉并向法院具结悔过,申请人章萍对汪莉的行为予以谅解,并同意免去了汪莉的部分利息,最终,法官提前解除了对汪莉的司法拘留措施,顺利执结了此案。(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)



编辑:
文章出处:原创

浏览记录

整站检索

执行动态

法院公告

案例指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