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年执行路 一声“爸爸”解心结
作者: 政治处 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5 09:50:28

赫局长执行拼图.jpg

  “谢谢,法官舅舅,我想和我爸爸通个电话!”

    8月31日上午,在口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大厅里,因为患病而坐在轮椅上的小韩,在签收完法院的执行款后,借用法院执行局长赫斌的手机,拨通了自己多年没有联系的父亲老韩的电话。

小韩为什么称呼赫斌为法官舅舅?亲生女儿跟父亲之间又有着怎么的心结呢?故事还要从十多年前说起。

 

    2001年,小韩的母亲和父亲离婚,她跟随母亲共同生活。2003年,小韩毕业工作后不久,突然感到自己走路不稳讲话不清,经过医院诊断,她被查出患上了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。为了治病,她的母亲不仅用光了自己的积蓄,还不得不举债度日,生活十分困难。2010年,小韩被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随后,小韩的母亲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将小韩的父亲告上法庭,要求对方承担不能独立生活的小韩的抚养费。时任仁寿法庭庭长的赫斌承办了此案,在走访过程中,赫斌发现小韩的父亲老韩,也是身患重病,家庭境况十分困难。通过一番细致的思想工作,2012年3月,小韩与老韩之间达成了协议,待老韩名下的一套房屋拆迁后,从拆迁款中一次性给付小韩20万元抚养费。之后的几年,逢年过节,赫斌都会到小韩家中走访慰问,小韩也亲热地称呼赫斌为“法官舅舅”。

    时间到了2018年6月,老韩的房屋拆迁款终于到账了。老韩主动联系了法院,要履行自己的给付义务。在支付抚养费时,老韩向赫斌表示,自己与小韩的母亲离婚后,由于自己能力有限,对小韩后来的疾病治疗没有起到太大的帮助,他跟自己的妻子商量后,决定拿出50万元给小韩治病,也希望这是自己作为父亲对女儿的一种爱的弥补。

    8月下旬,老韩将50万元抚养费打到了法院的账户上,赫斌于是通知小韩和母亲8月31日到法院来领取钱款,也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。

    当天早上上班后,赫斌就在法院门口等待小韩的到来。考虑到小韩出行都是轮椅,上下不便,赫斌专门安排她们到诉讼服务大厅进行当天的发还活动。上午9点多钟,小韩在母亲的推行下,来到了法院。一番寒暄之后,赫斌带领她们来到了诉讼服务大厅。在大厅里,赫斌询问了小韩近期的生活和治疗情况,之后介绍了案件的执行进展,同时向他们表达了老韩对小韩的补偿心情。他希望小韩和她母亲要放下心中对老韩的怨恨,学会站在对方的立场看待问题,解开心结。也许正是听从了赫斌的话,在签收了抚养费之后,小韩借用赫斌的手机,与自己的亲生父亲通起了六年后的第一个电话。

    “爸……爸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 “哎!好女儿,爸爸能力有限,只能先帮你这么多了……”

    看到小韩与老韩能够冰释前嫌,赫斌觉得这才是一名法官在法院工作中收获的最大成绩。

    上午10点,赫斌送小韩离开了法院,走出法院大门,小韩与妈妈向赫斌挥手再见,在赫斌的目送中慢慢离去……



编辑:
文章出处:原创

浏览记录

整站检索

执行动态

法院公告

案例指导